笔趣读起点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举棋不定
    荆州州牧,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位置,荆州府是巴蜀与外界沟通的关隘,因为三十年来,蜀郡有一个平南军的存在,因此朝廷一直很重视这个地方,并且从承德天子之后,开始在荆州驻军。

    在别的州府只有最多一两千兵力的时候,荆州府足足有两万荆州兵,正是因为这两万荆州兵,因此这里的长官不是知州,而且州牧。

    因为聂思章,既是荆州的知州,也是这两万荆州兵的将领。

    不过叶鸣这一次西进,头衔是西南行军大总管,也就是说只要他到了西南,西南诸州的所有军政都要受这位叶少保节制,此时的两万荆州兵,已经不归聂思章管了。

    面对这个荆州大佬的邀请,李信没有多做犹豫,就笑着开口:“聂州牧相邀,本侯自然欣然前往,不过提前说好,叶大将军也要同去才行,不然本侯不好在叶大将军面前做人。”

    从这次征西军的架构上来说,李信应该是个二把手,如果聂思章请李信吃饭,那么叶鸣是必须要到场的,不然就会显得对叶鸣这个主将不太尊重。

    这位有些发福的州牧大人先是愣了愣,然后连忙笑道:“侯爷放心,叶少保下官肯定是会请的。”

    此时,这位聂州牧心里有些吃惊,这位少年侯爷,在为人处世上,有着超乎常人的成熟。

    “那聂州牧留个地方,稍后本侯一定过去。”

    聂思章连忙从袖子里取出一份请柬,递在李信桌子上,然后对李信行礼之后,连忙带着手下人走远了。

    等聂思章走远之后,李信打开了这份请柬,一边看一边对赵嘉笑着说道:“幼安兄,你说这位州牧大人,有没有宴请叶师兄。”

    赵嘉含笑道:“我猜这位聂州牧,此时应该是在去寻叶大爷的路上。”

    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是面带微笑。

    每一个地方,都是一个小朝廷,荆州也是这样,这个聂思章看情况,以前肯定是荆州这个小朝廷的老大,但是叶鸣来了之后,就再没有他说话的地方,偏偏叶鸣这个出身将门的人很是古板,基本不太可能跟聂思章有什么沟通,他多半是在叶少保那里吃了亏,才会要这么着急的到李信这里来。

    目的也很简单,他不想在这次西南之争中被撇在一边。

    按照道理来说,他这个荆州军的统领,就算按比重来,也应该在这次征西军中占得一席之地,而不是从一个荆州牧,成为荆州知州。

    但是以叶鸣的性格,不太可能会把他放在眼里,更不会拉他入局。

    李信这边也是这样,叶鸣不点头,他也不会搭理这位聂州牧。

    不过该去吃饭还是要吃的,毕竟之后一段时间他这个靖安侯还要在荆州城里生活,跟地头蛇关系好一点,总不是什么坏事。

    ………………

    这边荆州城里在波涛暗涌,另一边的沐英,在经过四五天的奔袭之后,已经到了汉州府城的城下。

    蜀郡的锦城,是平南将军府的所在地,但是汉州城,却是李兴这些南蜀遗民的所在地,十几年来,从闵王殿下与李慎达成协议之后,平南军就没怎么再插手汉州城的事务了。

    沐英就是在汉州府长大的,他很顺利的进了汉州府,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沐家的所在地。

    沐家并不大。

    确切的说,沐家的人并没有聚居在一个地方,住在这个位置的只有几十个人,妻族的则是分散在了汉州府的各个地方,之所以这么做是与当年李知节破蜀有关,那会儿锦城里住在一起的家族都被李知节直接打残甚至是直接灭族了,从那时起,这些南蜀遗民就几乎不会一家人全部住在一起,而是分散开来,有些甚至还会住进山里头,就是为了保存血脉。

    沐英一路摸到了一家的后门,然后敲响了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老头抬头看了一眼沐英之后,又重新低下头。

    “英哥儿回来啦。”

    蜀中没有其他地方那么森严的规矩,因此即便沐英被名义上“赶出家门”了,家里的人还是认得他的。

    沐英点了点头,开口道:“老汉儿在哪里”

    “在里屋。”

    老头低头道:“我领英哥儿过去”

    “不用。”

    沐英低眉道:“我自己个过去。”

    过了一会儿之后,沐英顺利在自家书房,见到了自己的老爹。

    “父亲。”

    已经年近五十的沐家家主沐青,本来正在看书,见到自己大儿子走进来之后,立刻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转头看向沐英时,已经是一片严肃。

    “你怎么回来了”

    “自然是有事情要办。”

    沐英笑了笑,开口道:“父亲近来身体可好”

    沐家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身子还可以,活个三五年总不是问题。”

    “你回来有什么事情”

    沐英不客气的喝了一口自己老爹的茶水,然后笑着说道:“侯爷到荆州城了,他着急要等大殿下的回信,就让我回来催一催大殿下早下决断。”

    沐青面色凝重起来。

    他走到自己儿子身边,开口问道:“你去大殿下那里了”

    “还没有。”

    沐英笑着说道:“许久没有回来了,不知道汉州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先回家来见见父亲,打听打听情况。”

    “还好你没有去。”

    沐青拉着沐英的袖子,微微皱眉。

    “大概两天前,锦城那里,来了一拨人,住进了大殿下的宅子里,到现在有两三天没有出来了,大殿下多半有些三心二意,甚至有可能会倒向李慎那边。”

    沐英大皱眉头。

    “锦城的人是谁”

    沐家主压低了声音。

    “可能是……李慎本人亲自来了。”

    这话一出,一向大大咧咧的沐英,脸色也沉重了起来,他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最后涩声道:“老爹,侯爷他说,先前与您说的事可以准备了,本来我还觉得侯爷有些小题大做,现在看来,咱们这位大殿下,真的有些执迷不悟了。”

    李信与沐青曾经有过一个大胆的计划,不过这个计划有些冒险,只能留作备用,现在看来,还真有了用武之地。

    沐青摇了摇头。

    “大殿下他不是什么蠢人,他现在多半也是在举棋不定的时候,不然锦城来的这些人也不至于两三天不走。”

    “等明天,我去大殿下府上看一看,如果合适,我再领你去见他。”

    沐英缓缓点头。

    他看向自己的老爹,沉声道:“父亲,如果大殿下真的倒向了平南军,那么我们这剩下的十万户南蜀遗民,便必死无疑了……!”

    沐青叹了口气,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