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起点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败家子 > 第612章 李世民驾崩新皇登基
    出城之后,长孙无忌命令马车停下。

    掀开车帘,长孙无忌回头看向长安城,久久凝视。

    这一去,这一生,怕是再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不知不觉中,长孙无忌的眼睛,忽然间混浊起来。

    “干嘛呢走不走啊挡什么路啊有点素质行不行啊”

    “这么多人都等着你呢!不走你把马车停在路边去啊!”

    “什么人啊,真是啊!”

    因为长孙无忌的马车停在路中间,身后被迫停顿了一片马车,顿时招来一片骂声。

    以往的时候,长孙无忌出行,自然有侍卫开道,纵然停上一天的时间,也没人敢啰嗦。

    但是现在,真是落毛凤凰不如鸡啊!

    当然,他或许并没有意识到,其实他是真的堵在了道路中间,真的阻碍了其他人的通行。

    “走吧!”

    “驾!”

    马夫扬起长鞭,在半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两匹拉车的骏马,顿时扬蹄前行。

    此出长安,一路向西,很快就来到渭城。

    昨天下了一夜的小雨,此时天空还阴沉沉的,不见阳光。

    似乎老天都知道他的离愁别绪,在做着配合。

    但是空气被小雨洗礼,散发出一股清新的味道。

    到了渭城之后,长孙无忌的车队,再次停顿了一下。

    渭城在长安之西,临着渭河。

    西出长安,都要经过渭城。

    而为人送别,也都在这渭城。

    因此,渭城流传了许多脍炙人口的送别诗。

    长孙无忌之所以停下来,就是因为,有好多同僚,前来送行。

    这些人,都是长孙无忌这么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人脉。

    当然了,也有好多人害怕着什么,并没有赶过来。

    而郭过来送行的人,身上都被打上了长孙无忌的标签。

    纵然他们不来,也摆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们很慌,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

    这几天,他们到长孙府求见长孙无忌。

    而长孙无忌所有人,一概不见。

    其实,他也不敢见啊!

    能够到安西都护府颐养天年,对长孙无忌来说,已经是皇恩浩荡了,他还敢见谁呢

    这一次,长孙无忌派系的官员,也准备在渭城送别,听听他的安排。

    “长孙……额,这个……”

    这些官员,见了长孙无忌之后,一开口,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该叫啥。

    叫官职已经没有了!

    叫爵位

    已经被剥夺了!

    虽然在他死后,皇上很大程度上,会恢复他的爵位,但是现在并没有啊!

    一时之间,他们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长孙无忌了。

    长孙无忌自己,倒是似乎并不在意,而是呵呵笑道:“你们直接称呼老夫为老叟即可。”

    老叟,也就是老头的意思。

    当然了,长孙无忌自己可以这么说,但是也没人敢这么称呼他。

    “长孙……先生,您多保重!”

    “长孙先生,一路顺风!”

    “长孙先生,我们舍不得你啊,你走了,我们可咋办啊”

    “长孙先生,你给我们想个办法吧!”

    嘚!嘚!嘚!

    就在此时,官道之上,却是响起一片密集的马蹄声。

    很快,一队人马从官道上冲了过来。

    而为首之人,正是蜀王李愔。

    看到蜀王,那些送行的官员,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不由连忙远离长孙无忌。

    有些官员,甚至用袖子将脸给档了起来。

    刹那间,长孙无忌身边,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长孙无忌,不由自嘲一笑。

    很快,蜀王李愔纵马来到长孙无忌身边,从马上跳了下来。

    看到周围送行的官员,李愔不由微微一笑说道:“诸位同僚,都是来送行的吧”

    “不是,不是,王爷千万不要误会,凑巧碰上,凑巧碰上而已!”

    “对,对,我们不是来送行的,真的不是!”

    “我就是来到渭河垂钓的,不打扰你们了,呵呵!”

    李愔不由摇了摇头,然后对长孙无忌说道:“舅父将要远行,李愔特来送行!”

    这一声舅父,让长孙无忌有些恍然。

    虽然两人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但是李愔的确是要叫他一声舅父的。

    以前,李愔就是这么叫的。

    现在,李愔还是这么叫。

    只不过,情景已经千差万别。

    左不过是一场成王败寇罢了。

    “这一路山高水长,路途遥远,舅父一路多加小心!临别之际,就用一首诗送给舅父吧!”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好诗啊,好诗!”

    “这首诗,绝对能够名垂千古啊!”

    “是啊,你我能有幸和这首诗结缘,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王爷数年没有新作问世,没想到随便拿出一片新作来,就能流传千古啊!”

    这首诗,当然是好诗。

    纵然在浩如烟海的唐诗之中,都能排在前列。

    不过,对于这些马屁精,李愔是非常不齿的!

    “舅父,保重!”

    长孙无忌深深地看了李愔一眼,没有说一句话,转身登上马车。

    很快,马车启动,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李愔拧腰上马,调转马头,驶向长安。

    ……

    程处亮、秦怀玉等人,正在招兵组建海军。

    当然,现在长孙冲也被调了过来。

    现在的长孙冲,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肆无忌惮的纨绔。

    现在他爹都已经到安西都护府养老去了,他被调到海军来,下场几乎可以预期。

    现在长孙冲老实的一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程处亮等,直接将造船的工作交给了他。

    你长孙家不是家财万贯吗

    不是背后有关陇集团吗

    那好,你就给我老老实实造船吧。

    如果造的好一切好说,如果造不好的话,哼哼,到时候有你好看。

    现在的长孙冲无比的憋屈,好怀念当初在长安的那段时光。

    而就在此时,高丽再次侵犯边境。

    皇上李恪顿时召见李愔。

    “六弟,现在高丽仍然不老实,朕准备攻打高丽,如果让你带兵的话,你有多少胜算”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皇兄,战场之上,战况瞬息万变,哪有人敢说百战百胜”

    听到李愔的话,李恪微微点头。

    不错,战场之上,少有百胜将军。

    不过,李恪真的很想灭掉高丽。

    因为之前,父皇多次攻打高丽,但是始终没能灭下高丽。

    而自己刚刚登基,资历尚浅,群臣对自己这位皇上,还是有那么一些不信服的。

    如果现在能够灭掉高丽的话,绝对会树立起威信。

    这时候,李愔再次说道:“不过如果是攻打高丽的话,臣弟只敢说有九成的把握灭掉高丽!”

    九成

    哪就是十成的把握咯!

    李恪还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位六弟的,很少会把话说满。

    如果他说是九成把握的话,哪基本上就是十成的把握了。

    当下李恪大喜道:“六弟,哪朕就命你为帅,率领二十万大军,攻打高丽!”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皇上,兵贵精而在多,十万大军足以!”

    李恪不由说道:“六弟,朕觉得,还是多带一些兵马好,以免有什么闪失。”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皇兄尽管放心,十万兵马,已经尽量高估高丽了!”

    “好!等六弟凯旋归来,朕亲自为你请功!”

    ……

    这一次,李愔直接命薛仁贵和王方翼还有席君买三员大将,带领五万益州军前来报到。

    同时,还命刚刚组建成的海军,抽调五万人参战。

    海军真的是刚刚组建,现在也就刚刚凑齐五万士兵而已。

    不过,毕竟组建的时间很短,他们海战的战斗力,真的很一般。

    现在也就能够做到在船上可以列队,说到海战,并不精通。

    好吧,其实就连他们的统帅,程处亮他们,也不精通就是了。

    不过,海军的装备是最精良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他们在陆地上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

    而对李愔来说,只需要他们在陆地上的战斗力,就已经足够了。

    现在,李愔已经通知程处亮他们,集合五万海军,随时准备出发。

    五日之后,薛仁贵等三人,就带领五万兵马,在长安城外驻扎。

    而薛仁贵、王方翼和席君买三人,则是进城到蜀王府里,来找李愔报到。

    这三人见到李愔之后,眼圈都泛红了。

    李愔其实心里非常明白,他们不但是想念自己,更是在自己走后,他们觉得前途渺茫,十分委屈。

    李愔不由微笑着说道:“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你们以为,以后本王就不管你们了是吗”

    “你们尽管放心,以后有的是仗打,有的是功立。到时候啊,就怕你们拿不动刀枪了呢!”

    听到李愔的话,薛仁贵马上大声说道:“王爷尽管放心,末将就算到八十岁,都能够挽的动强弓!拿得起刀剑!”

    “好!”

    “这一次,本王就带领你们,灭了哪高句丽!”

    一提到打仗,薛仁贵顿时就来了精神。

    马上对李愔说道:“殿下,属下和方翼和席将军商议之后,觉得我们其实可以兵分两路。”

    听到薛仁贵的话,李愔不由微感诧异地问道:“噢,不知你们有什么策略不妨说来听听”

    薛仁贵马上说道:“我们觉得,高丽经常欺负百济和新罗两国,经常会出兵攻打他们。”

    “我们完全可以联合百济和新罗两国,兵分两路,共同夹击高丽。这样一来,高丽必灭无疑!”

    李愔微微摇头说道:“可是,你真的能够确定,百济和新罗两国,会和我们联合起来,共同攻打高丽吗”

    薛仁贵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殿下,你曾经教导过我们,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再者说了,我们以前攻打高丽的时候,百济和新罗两国,就曾出过兵,现在他们为什么不会和我们联合啊”

    李愔摇头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那时候,高丽坐拥辽东等地,疆域辽阔,拥有二三十万的兵马。”

    “那时候,百济和新罗两国,唯恐被高丽所灭,他们当然会和大唐联手,共同进攻高丽。”

    “但是现在呢高丽被我大唐连续进攻,已经丢掉了辽东等地。现在地盘大大缩水,士兵也失去三四。”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灭掉高丽之后,你们觉得百济和新罗两国,会不会有唇亡齿寒的感觉”

    听完李愔的话,薛仁贵不由恍然大悟地说道:“哪必定是会的!”

    李愔哈哈笑道:“本王猜测,这百济和新罗两国,非但不会和我们合作,反过来还会帮助高丽!”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大唐灭掉高丽的时候,就是先灭掉了百济和新罗两国。

    斩断了高丽的左膀右臂,最终两面夹击,才灭掉了高丽。

    不过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稍有不同。

    当时百济和新罗,为了自保,已经公然支持高丽。

    而现在,百济和新罗,其实是受害者。

    薛仁贵不由问道:“殿下,哪我们是不是先灭了百济和新罗这连个为虎作伥的东西呢”

    李愔微微摇头说道:“这两个国家,目前来说,仍然是我大唐的属国,年年向我大唐进贡。”

    “在他们没有犯错之前,我们进攻他们,只会授人把柄。”

    薛仁贵不甘心地说道:“可是,他们和我们并非一心,迟早会向我们动手的。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等着,等着他们先向我们动手了我们才能还手不成”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这个嘛!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变换一下思路的!”

    “我们可以先进攻高丽,逐步推进。等高丽支撑不住的时候,他会怎么办呢”

    “他只能带领军队逃到百济和新罗去,到时候,你觉得一山能容二虎吗”

    听完李愔的分析之后,薛仁贵眼睛不由一亮!

    “妙啊!这是逐虎吞狼之计啊!可以借高丽的手,灭掉新罗和百济,然后我们就可以把他们一起收拾了!”

    “殿下,还是你够奸诈啊!一肚子坏水!”

    “嗯”

    李愔不由瞪了薛仁贵一看,然后寒声说道:“薛将军本王现在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听到李愔的话,薛仁贵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不由连忙改口道:“殿下,还是你牛啊!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真是诸葛重生,卧龙再世啊!”

    气的李愔直接踹了这家伙一脚:“诸葛亮和卧龙就是一个人!回去之后,多读点书,没文化真可怕!”

    最终,李愔的计策,仍然是兵分两路。

    一路由薛仁贵带领五万大军,负责从正面进攻辽东城。

    另外一路,李愔直接带领五万海军,负责进攻乌骨城。

    高丽的都城,在平壤,李愔并不着急。

    他决定,慢慢给高丽压力,让高丽王主动放弃平壤,然后逃到百济和新罗去。

    然后坐等他们内乱。

    而此时高丽的国力,虽然经过大唐的连番攻打,被大唐杀死掉许多士兵。

    但是他们现在国内至少还有十万精兵。

    这一次,李愔也只带了十万人马过来,人数上,真的并不占据优势。

    但是李愔相信,兵贵精而不在于多。

    十万兵马,在他看来,绝对绰绰有余!

    五万海军,虽然训练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他们的装备,甚至要比五万益州军还要精良。

    因为,海军才是最浪费钱,最难训练出来的兵种。

    所谓一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海军。

    陆军经过一年的训练,就能拥有强悍的战斗力。

    而要训练出一只训练有素的空军,可能需要十年时间。

    而要培养出一支强大的海军,恐怕需要百年的积累才行。

    当然了,目前大唐并没有强大的海军敌人。

    至少暂时是没有的。

    李愔动用海军,其实只不过是要用战船,将人员运输过去而已。

    ……

    薛仁贵带领的五万大军,用了三千辆蒸汽战车运输战略物资。

    当然了,这三千辆战车,同样是犀利的武器。

    同时,还准备了两万骑兵。

    高丽的道路,可能有很多地方,蒸汽战车根本没办法开入。

    这时候,就需要用到战马了。

    冷兵器时代,骑兵是必不可少的。

    而李愔这边就简单的多了,直接用战船将士兵运输过去就可以了。

    当然了,李愔需要的,那种能够远航的大船,目前还只是在实验之中。

    短时间内,肯定是制造不出来的。

    现在李愔用的船只,都是以前李世民命人建造的船只。

    现在李愔正好用的上。

    这些船只,运载着五万水军,开始向乌骨城进发。

    而他和薛仁贵之间,随时都可以用电台联系。

    这个电台,是益州科研院专门研究的军用电台。

    这样,他们双方,就可以几乎同步抵达战场。

    不过,现在李愔的速度有点慢。

    因为每天,李愔都会抽出至少两个时辰的时间,指挥战船打鱼。

    当然了,他们不用撒网,直接用的是拖网。

    “来,来,快挂起拖网,快!快!向东南方向走,对,快!”

    很快,在十几只战船的全速运行之下,捕鱼活动开始了。

    “鱼!鱼群!”

    “好多鱼啊!”

    “天呢!一网居然打上来这么多的鱼”

    “我这一辈子从来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的鱼啊!”

    “我在冬捕的时候,倒是见过比这更多的鱼。可现在可是在大海里,并且鱼还是活的。”

    除了冬捕之外,他们真的不敢相信,一网居然能打上来上万斤的鱼。

    要知道,当时在海边的渔民,也就是用鱼钩钓,用撒网撒。

    要是出海一次,能带回来几百斤鱼,那就是大丰收了。

    哪里向殿下指挥的一样,直接几万斤鱼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海里的鱼,这么好打得嘛

    可是如果要是这么好打得话,怎么不见渔民打过那么多鱼呢

    额,这里面,当然是因为李愔用了超声波探测器,探测到了鱼群的消息,然后下网。

    这才能一网打上这么多鱼来。

    这两三万斤鱼,统统都收到船上来,几乎都快要装不下了。

    下一顿,自然是要吃鱼了。

    这海鲜,是真的鲜啊,直接从海里打上来的,能不鲜吗

    所有的士兵,都吃的满嘴流油。

    有了这么多鱼,自然不会再继续捕鱼了。

    现在天天都在吃鱼,李愔估计吃不几天,他们就要吃够了。

    于是,第二天李愔就换着法子的,不挂拖网了。

    开始让士兵们掉金枪鱼,掉鱿鱼。

    甚至专门寻找那些小岛,去抓海蟹,捡海参等海鲜吃,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大虾。

    总之,每天李愔都会抽出大约两个时辰的时间来鼓捣海鲜。

    这些士兵,真的是吃爽了。

    跟着蜀王打仗,就是爽啊!

    这些战船,如果全力前进的话,他们两天前就应该抵达乌骨城的。

    而现在,整整慢了两天的时间。

    并且看上去,似乎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程处亮不由急了,不由找到李愔问道:

    “殿下,我们为什么不全力前进啊这样的话,就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程处亮的话,李愔不由哈哈笑道:“不错嘛,现在知道用脑子了!但是我问你,我们就算能够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话,能破城吗”

    “这个……怕是不能!”

    高句丽境内的地形十分复杂,易守难攻。

    这也是李世民派兵遣将,甚至自己都亲赴战场,虽然大小获胜过多次,但是一直没能灭掉高丽的原因。

    他们的城池,真的很难攻破。

    而大唐的运输线,又距离太远,粮草供应就是个大问题。

    一旦到了深秋快要入冬的时候,就不得不退兵。

    李愔只带领十万大军前来,就是处于这个目的。

    带领的军队越多,所需要的粮草就越多。

    反倒不如直接带少量的精兵前往。

    并且,这五万水军,带的粮食还真的不多。

    因为他们船上就有拖网,每天都可以抽时间打鱼。

    最近捞上来好多海鲜,这几天一直在吃海鲜。

    别看这些都是海军,但是因为他们的头领是程处亮,他每天想的,就是如何尽快把兵给练出来。

    才不会没事派人到海里面去打鱼这么不务正业。

    也只有蜀王,才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但是你再有闲情逸致,也不能耽误了正事啊。

    这正是程处亮前来找李愔的原因。